3本经典小说推荐,免费小说资源TXT下载完本阅读-小说资源

3本经典小说推荐,免费小说资源TXT下载完本阅读

3本经典小说推荐,免费小说资源TXT下载完本阅读

书名:稳住别浪

作者:跳舞

《稳住别浪》小说试读

  2021年12月23日。

    M国宾夕法尼亚州阿尔图纳SN区Plank街107号。

    一共看上去典型的美式红砖外墙的工装三层楼房的墙壁上,挂着【白牛信息网络服务公司】的铭牌。

    早上七点三十分。

    汤米·布兰科挂上工牌端着一杯星巴克走进办公室——就像个普通的上班族。

    “情况怎么样?”汤米把自己的双肩包放在座位上,看了一眼挂在墙壁上的几个屏幕。

    值班的同事耸耸肩膀,手里无聊的转着笔:“一切正常。”

    汤米面无表情坐了下来,随手拿起自己带来的咖啡喝了一口,眼睛盯着墙壁上的屏幕看了会儿。

    三个不同的分屏分别显示的是不同的卫星图。

    而三个不同的实时卫星图,显示的则是同一个目标。

    公海的某个区域上,某一个目标正被三个不同的卫星实时监视着。

    汤米在电脑前操作了一下:“四十分钟后三号卫星进入盲区,切换六号卫星继续监控。”

    汤米盯着屏幕看了大约一分钟,然后坐了下来,看是翻看值班监控记录。

    “你说……”同事走到汤米的身边,手扶着他的椅背边说边叹息:“……我们干这活儿还得干多久,我在这个地方已经待了三年了。”

    汤米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年轻的同事,笑了笑:“这个工作难道不好吗?高薪,高福利,所有保险有人买单,每天按时上下班。我可是希望这份工作一直这么干下去——你真该看看外面的世界已经变成什么鬼样子了。”

    同事嘟囔了一句,语气带着一丝不甘:“我他妈的从海军提前退役调动过来,可不是为了干这种无聊浪费生命的事情。”

    汤米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有些泛白的头发:“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你就懂了,有一份安稳的工作是多么的可贵。”

    ·

    【白牛信息网络服务公司】

    注册资本五十万美元。

    纸面上看,这是一家非常普通的信息处理公司。

    经营范围包括:信息咨询,信息处理,网络架设解决方案提供等。根据市政系统的登记数据显示,这家公司注册八年来经营良好,账面和税收状况干净的就算是IRS(联邦税务局)的那些秃鹫都查不出毛病。

    ——当然汤米知道,这些干净而不起眼的账目其实就是出自于那些秃鹫之手。

    而事实上,这家【白牛信息网络服务公司】只是一个掩护的外皮。

    它的真实身份是隶属兰利大厦(CIA)下的一家秘密监控机构。

    包括汤米在内十一个人的监控组成员,全部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监控和信息分析处理人员,以及四名从军队调来的安保武装人员。

    外加随时调动六架卫星的监控权限,和藏在建筑地下室的一层水冷高密度服务器用来进行信息分析和处理。并可以随时进入的联邦最高安全信息网络的红色权限。

    八年前,当这家公司刚成立的第一天。

    当时刚从CIA的某个情报分析部门调动过来的汤米布兰科,就看着这个新成立的监控小组的老大,站在自己的面前,一手指着自己的眼睛,一手指着监控画面,对着自己咆哮,吐沫几乎都要喷到自己脸上了。·

    “我们的工作只有一个!

    所有的十一个监控成员分三组轮班,六台卫星的分时段监控权限,以及100小时的覆盖式监控资料存储服务器内!

    所有的目标只为了一个:给我盯住那个该死的家伙!

    牢牢的盯死他!!

    确保无盲区,无暗面时间段,无死角,全天候,全年无休,给我盯死他!!这不是我的要求!是兰利大厦的命令,是白宫的命令!”

    ·

    是的,盯死那个家伙。

    准确的说:是在一片公海上,某一个经纬度为中心,半径不超过二百海里。

    根据命令:目标是一条船,而船上有一个人……这个人,这条船,必须在这个范围内活动,绝对,绝对,绝对不允许超过这个活动区域,否则……

    当时,刚到职的汤米忍不住对自己的上司问了一个问题:如果他跑出来了怎么办?“

    记得当时,那个表情凶狠的上司忽然愣了一下,眼睛里流露出一种奇怪的意味。

    “……如果那种事情发生的话……就不是我们可以处理的了。会有别的人去处理……但愿他妈的能搞定……嗯不,但愿那种可怕的事情永远不会发生。”

    ·

    八年时间,2894个昼夜。69456个小时。

    汤米一直待在阿尔图纳市,监视着这个目标。

    而幸好,上司说的那种情况,一直并没有发生。

    有很多次,汤米忍不住会产生这样的年头:自己这个CIA资深的情报信息处理专家,被安排在宾夕法尼亚州中部的这个小城里,一待就是八年,如果说出去,自己耗费了八年的生命待在这里,只是为了……

    监视一条永远在原地兜圈子的船。

    会不会有人相信这种事情?

    ·

    八年的时间,汤米也曾经想过,到底为什么要花费这么多人力物力去监视这么一条永远在半径200海里内游曳的船?这条船上有什么?这条船上到底是什么人?

    而汤米布兰科也并不知道的是:除了M国之外,全世界还有超过六个国家和地区联盟的情报组织,在8年前的某个夜晚,也同时成立的类似的组织。

    而目标和使命,也很一致:盯住这条船!

    ·

    汤米喝下最后一口咖啡,把纸杯扔进垃圾桶里,然后看了一眼时间。

    早晨八点零一分。

    距离自己在这个公司任职的第69457个小时,还有不到十分钟了。

    他下意识的伸了个懒腰,又看了一眼墙壁上的屏幕。

    屏幕上,代表那条船的标识正在移动。

    “好像速度有点快?“汤米忍不住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而且目标移动的方向,越来越接近了监控划出的那个200海里半径的临界点!

    汤米下意识的张了张嘴。

    几秒钟后,当那条船的标识在屏幕上终于触碰到了临界点的标识线的时候……

    汤米忽然仿佛触电一样的跳了起来,他的表情惊恐。

    “WTF!!!”

    声音是从背后传来了,同组的两名值班监控的同事,一起盯着屏幕,其中一个发出了声音。

    汤米瞬间觉得自己的脑子里一股热血上头……仿佛自己八年的工作,冥冥之中就在等着这一刻。

    此时此刻,身为一名文职情报人员的汤米,根本没有意识到更多,除了震惊之外,他心里甚至还有一丝近乎荒诞的可笑。

    ……居然,真的,发生了?

    汤米立刻反应了过来,手忙脚乱的拿起桌上的电话按下了一个按钮。

    “BOSS,出事了。”

    “什么”上司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汤米吞了口吐沫:“红色警报。”

    电话那头,一声愤怒的咒骂——好像是上司把咖啡洒了。

    ·

    4分钟后,兰利大厦(CIA总部)的某个办公室内,一个相貌阴郁的中年男人拿起电话听完后,默默的放下,咒骂了一句:“WTF!”

    8分钟后,白宫的那个最大的办公室里,一个白人老头拿起电话听完后,同样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咒骂:“WTF!”

    ·

    2021年12月23日当地时间上午11点21分。

    南太平洋英属洛尼希尔岛。

    山坡上的一家当地人开的商铺门口。

    一个穿着卫衣的中年男人正坐在一块石头上抽烟。

    中年人坐在石头上,转身看着山下,直到码头旁的一艘银色游艇缓缓驶离,他才又点了一根烟。

    不过只吸了一口,他就开始猛烈的咳嗽起来。

    不过中年人却似乎并不在意,而是转身,对着在不远处店铺旁,坐在一个铺满了水果的商贩招了招手。

    那个商贩似乎愣了一下。

    “好了,过来吧。“中年人皱眉,叼着烟叹了口气:”让你的人也都出来。“

    那个商贩似乎犹豫了一下,不过终于咬牙,缓缓起身走了过来。

    他边走边脱掉了自己的外套,露出了里面的战术背心。同时做了两个动作。

    一个是让同伴现身。

    另一个,则是高高举起双手,表示自己没有攻击意图。

    以中年人为中心,山坡上,周围九点钟方向,三点钟方向,从树丛和山坡后,迅速鱼贯而出一群全副武装的战士。

    中年人审视了一下,吹了声口哨:“六个战术小组,还有别的吗?“

    商贩缓缓的走到他面前:“还有四个狙击手位置瞄准这里。水里有海军的一艘潜艇在附近待命,只要我一声令下,你的手下和那条船根本走不远。我们会击沉它!“

    中年人撇嘴不屑一笑:“收起这种无意义的恐吓吧。你们付不起那种代价,现在,你身上一定有卫星电话对吧,让我和说话能算话的人通话。“

    “你不该撕毁协议,你走出了我们约定好的安全区!“商贩面色阴沉:”兰利大厦和白宫对此非常不满。“

    中年人摇头:“那就让不满的那些家伙见鬼去好了,现在,让我和真正能主事的人通话。“

    商贩咬了咬牙,转身拿出一个卫星电话,接通后低语了几句,身子下意识的站直,然后转身,目色复杂的把电话递了过去。

    中年人手指夹着烟头接过电话。

    他的眼睛看着远处的海岸线,仿佛漫不经心的样子。然后做了个鬼脸:哈喽,总统先生…………嗯……嗯……嗨!你别骂人呀!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现在已经不是抱怨的时候了。“中年人一边抽着烟,一边讲着电话:”任何协议总有到期的时候,我在海上这八年已经给了伟大的美利坚足够的面子,而现在,我只是想踩踩陆地的泥土,然后抽一支烟而已”

    “……我们没有必要兜圈子,我的身体状况你们很清楚,我的船每次采购哪怕一块土豆你们都会检查。我定期使用的药物你们也都很清楚,你们的医疗专家一定反推出了我的身体状况和病情的恶化进度,不是吗?”

    “那就做个交易吧,对,最后一次交易,现在是时候了。”

    “我从你们哪里偷取的十六组核弹密码,会全部作废,所有的反制引爆程序三个月后都会自动取消。我的要求很简单:三个月。三个月的时间,你们不得采取任何措施追捕我的人。我的人会潜入水下,然后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至于三个月后,你们想干什么都随便,我已经管不着了。”

    “这是我的最终条件,如果你接受,我们可以远程开个香槟庆祝一下,如果不接受的话……BOOM!本土核弹爆炸,刺激不刺激?”中年人把电话拿着距离耳朵稍远了一点,电话里仿佛传来了咆哮的声音。

    中年人继续笑,然后脸色严肃起来道:“好了,别拍桌子了,收起你那套对国会的演技吧。我现在只问你一句,成交吗?总统先生?”

    电话那头安静了下来,中年人又低声和电话那头说了两句什么,把电话还给了商贩。

    商贩接过电话,听了一下后,神色复杂的挂断。

    几分钟后,一瓶香槟被送了过来。

    商贩亲手打开,中年人却直接扔掉杯子,把瓶子拿了过来。

    “味道一般。“中年人对瓶子喝了一口后,撇撇嘴:”考虑到时间紧任务急,你们能立刻拿出一瓶香槟来而不是漱口水,我对兰利大厦的工作效率表示满意。”

    说着,他举起香槟瓶,对天空足做了一个敬酒的手势。

    “他们在用卫星看着我们,不是吗。”中年人笑了笑。

    “所以,这是最后的时刻了嘛?“商贩忽然冷笑了一下:”被十四个国家列入最危险人员名单,三十二个国家禁止入境和通缉。全世界最臭名昭著的恐怖黑手,地下王者,您的末路,就是今天了嘛?”

    “你好像和我有仇?”中年人笑看着商贩。

    商贩摇头语气充满讽刺:“我和兰利大厦的三个部门,超过四百名美利坚情报部门最优秀的精英,这八年来,都在为您‘服务‘。”说到“服务”这个词的时候,这个家伙有点咬牙切齿的意思。

    “哈哈哈哈。”中年人大笑:”我就喜欢你这样的表情:看不惯我,却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这并不是一个笑话。”商贩沉声道:“路西法大人!”

    中年人听到这个名字,忽然眼睛里抹过一丝锋芒,抬起眼皮来,笑了笑:“其实,我根本不喜欢你们给我取的这个外号。按照我家乡的传统,我更喜欢别人叫我……阎罗!”

    中年人放下了香槟瓶,又点了一支烟。

    可这一次,他的手指却已经微微有些颤抖。

    商贩目光一凛,暗暗做了一个手势,周围的武装人员试图往前靠近。

    “没用的。”中年人笑了笑,指着自己的头:“脑瘤细胞已经扩散大脑皮层并压迫右侧脊椎,何况我还服用了一点让我可以准确掌握死亡时间的药物,我现在的生命还剩下……”

    中年人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十……”

    “九。”

    “八。”

    商贩惊呼一声:“退后!!”

    武装人员迅速散开。

    商贩一步冲上去,一把扶助了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抬头笑:“你以为我这种人,怎么可能让自己被你们捕获?白宫的那位都明白了,你却不明白。五……四……”

    商贩咬牙:“法克!!我会抓住你所有的同伴!我发誓!!”

    中年人一脸不屑:“别吹牛B了,你没那种能力,你们的总统也不敢下这种命令。三……二……一。”

    “真希望能再看她们一眼,不过……天使们应该上天堂,而我这种恶魔,还是去地狱吧……”

    “零!地狱……我来了……哈哈哈……”

    看着中年人缓缓闭上了眼睛,没有了气息……

    商贩吐了口气,挥舞手臂。

    武装人员迅速冲上,还有准备好的医疗人员一拥而上。

    商贩低声咒骂了一句后,把战术背心撕扯下来扔给了手下,抓过一个医疗专家:“我不太懂医学,不过他说的脑瘤细胞扩散大脑皮层,还有压迫脊椎……这样的人……”

    医疗专家面色古怪:“我只能说,哪怕是一只西伯利亚白熊,在那样的情况下,也只能躺在病床上,一根手指都动弹不了。”

    商贩目光复杂:“可是就在一分钟前,他还抽着烟,喝着香槟,还和我们的总统隔着电话互相骂街。”

    “……我只能说,这是一个奇迹。”医疗专家结结巴巴的说。

    “呼!”商贩常常吐了口气目光凝重:“幸好,这个奇迹……结束了!对美利坚来说,是万幸!这个恶魔,终于下地狱了……不,应该说是,回归地狱了!他原本就应该属于那个地方。”

    ·

    2000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上午十一点四十五分。

    华夏苏东省金陵市JN区第八职业高中

    高二(六)班

    一个少年忽然从课桌上趴着熟睡的姿势醒来。

    讲台上,数学老师正指着黑板上的一道题目。

    已知log3(x-2y)+log3(x+2y)=1+log3x+log3y,求log2x-log2y的值……

    数学老师扔掉粉笔,然后目光巡视了一圈,盯住了少年,伸手指着他。

    “你,陈诺!你上来解。”

    少年目光茫然了一下,缓缓聚焦,看了看周围同学,看了看教室,又看了看黑板上……

    午后的阳光,破旧的教室,刷着大白的墙壁……

    看着黑板上那串数学题……

    “emmmm……这还真的是……地狱啊……”

    少年忽然苦笑着叹了口气。双眸灿若星辰。

    出走半生,归来……

    仍是少年。

试读结束


书名:万相之王

作者:天蚕土豆

《万相之王》小说试读

    哐!哐!

    将李洛从黑暗中惊醒的,是那一阵阵的拍门声,他沉重的眼皮竭尽全力的缓缓睁开,印入眼帘的是那熟悉的房间布景。

    “这是…怎么了?”

    他喃喃自语,然后他就发现自己的声音虚弱到吓人,那气若游丝般的模样,犹如风中残烛的老人一般。

    李洛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但尝试了半天,却是发现手脚一点力气都没有。

    最终他只能躺在地上缓了半晌,这才有了力气踉跄的站起身来,然后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少府主,你还好吗?”而此时,房间外传来了一道女子声音,听声音,似乎是姜青娥的那位助手,蔡薇。

    李洛咳嗽了一声,回道:“起得晚了,怎么了?”

    “是青娥让我来通知你,洛岚府九阁阁主都已到了,还请你准备一下。”蔡薇熟女那酥柔的声音传来。

    “好的。”李洛看了一眼窗户缝隙外,此时天光已大亮,显然他是在地上躺了一夜。

    听到李洛应下,门外的蔡薇虽然有些奇怪他声音的虚弱,但还是退走了。

    李洛目光转向昨夜摆放水晶球的位置,却是惊愕的发现那黑色水晶球早已没了踪迹,只是有着一堆黑色的灰烬残留。

    显然,黑色水晶球中的自毁装置启动,将一切都给抹除了。

    李洛看向一侧的镜子,其中倒映着他的面庞,他只是看了一眼,便是面色忍不住的一变。

    因为那镜子中的人,面色苍白得可怕,那种感觉,仿佛是体内的血液都被尽数的抽离了一般。

    而且变化最大的,是他的头发…原本一头的黑发,此时直接是变成了灰白之色,显然是因为精血损失太多所导致。

    李洛呆呆的望着镜子中一头白发的少年,好半晌后,方才吐了一口气:“竟然…变得更帅了。”

    苦中作乐一番,李洛又是苦笑道:“果然,融合了那后天之相,自身储备了十七年的精血,都被消耗了大半…”

    这种精血损失过度的情况,让得他感觉到了极度的虚弱,走几步都有种晕眩的感觉。

    而且除此之外,他还感觉到身躯有着一种难以形容的莫名空虚感,那种空虚,并非是心境的空虚,而是…寿命的缺失。

    李洛抿了抿没有血色的嘴唇,从现在开始,他就只剩下五年的寿命了吗?

    真是让人…感到紧迫啊。

    李洛吐了一口气,却是闭上眼目,然后开始感应体内。

    他的感知,直接是沉入到了体内的相宫所在,在那以前,三座相宫皆是空空如也,可现在,在那第一座相宫内,却是绽放出了蔚蓝色的光彩,一股滋润柔和的力量,在不断的自那相宫中散发出来,同时侵润着枯竭的体内。

    李洛的心神凝视着那座蔚蓝色的相宫,这一刻,饶是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依旧是忍不住的心潮澎湃。

    果然,后天之相融合成功了。

    从今天开始,他的空相问题,就彻底的解决了!

    而且,这曾经给他带来诸多麻烦的空相,也将会显露出独属于它的特殊与神妙!

    李洛睁开眼睛,他能够感觉到周围游离的天地能量,其中有两种能量在自动的对着他靠拢而来。

    那是水与光明的能量。

    以后,他就能够吸收这两种能量,继而将它们转化为属于他的真正相力。

    不过前提是还得修炼能量引导术,但这都不是什么事,洛岚府好歹基业颇大,其中收藏的引导术并不少。

    李洛想着,便是缓缓的站起身来,然后 进行了一番洗漱,还换了一身整洁的衣衫。

    换好后,他对着镜子打量了一下,然后里面那虽然面容憔悴,头发灰白,但依旧难掩俊朗好看的五官的少年便是露出灿烂的笑容。

    “李洛,新的生活欢迎你。”

    …

    南风城的这座的老宅,往日一直都是颇为的冷清,可今日气氛却罕见的有些凝重,老宅四周,布满着重重岗哨,护卫。

    在老宅的大厅中,气氛更是沉凝,让人喘不过气来。

    宽敞的大厅,座分两侧,而在正中有两座,一座空着,而另外一处则是端坐着姜青娥,她平静神色中带着许些冷冽。

    她金色的眸子淡然的盯着大厅内,眸光偶尔会掠过左侧那排,那里有四道人影,皆是散发着强横的能量波动。

    特别是左侧为首者。

    那是一名看上去约莫二十七八的青年男子,他的模样其实算不得多出众,双目微微内陷,鼻翼有些狭长,右耳垂处,挂着一枚剑型的耳坠,隐隐有寒光流露。

    他面庞上时刻都带着温和的笑容,倒是让人容易生出好感。

    然而熟悉对方的姜青娥却明白,眼前的人,可不是什么善茬,她执掌洛岚府以来,正是此人对她造成了诸多的掣肘。

    此人正是李太玄与澹台岚所收的记名弟子,如今洛岚府内的权势人物…裴昊。

    而在其下侧的三道人影,则是被他所拉拢的三位阁主。

    在他们这一排的对面,还坐着洛岚府另外的六位阁主,这六位阁主中,有四位是支持姜青娥的,还有两位则是保持着中立,并未偏向任何一方。

    而光从这一点上面,就能够看出如今的洛岚府之中,究竟是何等的混乱…

    失去了李太玄与澹台岚这两位顶梁柱,底蕴尚浅的洛岚府,的确是风雨飘摇。

    沉凝的大厅中,安静持续了许久,唯有着众人品茶时发出的细微声音。

    知道某一刻,左侧之首的裴昊,突然将茶杯不轻不重的放在了桌上,那清脆的声音在客厅中响起,顿时引得气氛一滞。

    裴昊抬起头,目光投向姜青娥,微笑道:“小师妹,大家伙来这里等半天了,少府主怎么还不出来?”

    “虽说他是少府主,但大家一直都是在为了洛岚府而打拼,要知道当初连师父师娘在的时候,这种场合都会准时出现的,这也表明了他们二老对我们这些人的看重啊。”

    他的声音说出来,场中九位阁主有人神色不动,有人则是眉头微皱,也有人低声自语。

    姜青娥神色冷淡的道:“以前师父师娘在时,怎么没见你这么没耐性?”

    裴昊双目微眯,笑着看了姜青娥一眼,道:“小师妹,人,终归是要往前看的。”

    他顿了顿,望着众人,道:“既然少府主迟迟未曾露面,我建议大家也就不必再等了,直接开始议事吧,毕竟…”

    裴昊似是有些无奈的笑了笑,道:“少府主的情况,大家也都知道,今日所议之事,其实他不在场也更好一些,所以就让他清静一些吧。”

    客厅内,众人神色各异,除了姜青娥,一时倒是无人说话。

    “既然大家没异议,那就直接开始吧。”裴昊见状一笑,挥了挥手,直接就要决定下来。

    姜青娥神色一冷,刚欲说话,一道笑声便是突然的自客厅的珠帘后响起。

    “几年不见,裴昊师兄比起以前,当真是变得霸气了不少,我爹娘如果知道师兄如今这么有出息的话,想必也会欣慰的吧?”

    随着笑声响起,客厅的珠帘也是被掀起,然后一名身躯修长,模样俊朗的少年,面带笑意的走了出来。

    而当客厅内众人突然间见到那张面庞时,他们身体竟是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然后一时间条件反射般的站了起来。

    因为那张面庞,与他们心中敬畏的那两人,格外的相似。

    甚至于连那裴昊,面庞上挂着的笑意都是在此时微微的僵硬了一瞬,他身子似是不受控制的微曲了一下,不过就在他也要惯性般的站起的霎那,他心中陡然清明了许多。

    因为眼前的人,可不是那两位了…

    这只是一个空相的废人而已。

    于是,他伸出手掌,突然拍在了旁边桌子上的茶杯上面,一声清脆声音响起,整个茶杯都被他拍成了粉末。

    这声音响起,也是让得在场九位阁主惊了惊,然后他们也是猛然间回过神来。

    接着,他们的面庞上都是浮现出一些尴尬之色,而那裴昊旁边的三位阁主,更是立刻坐了回去。

    而另外一排的六位阁主,则是犹豫了一下后,对着走出来的李洛抱拳行礼。

    “见过少府主。”

    他们此时再定神看着李洛,方才发现虽然他与李太玄,澹台岚有些相似,但终归没有那种令人敬畏的气势,显得要稚嫩青涩太多。

    先前那种错觉只是一晃眼间,有点没能回过神而已。

    而且最让得他们感到诧异的是,李洛那一头灰白发丝。

    甚至连姜青娥,都是眸光中带着一些惊疑的在李洛头上停了停,这家伙明明昨天都还好好的…

    李洛对着这六位阁主点头示意,然后目光转向了那坐在椅子上动也不动的裴昊,笑道:“几年不见裴昊师兄,当真是与以往判若两人啊。”

    在场的九位阁主目光闪了闪,倒是听出了李洛话语间的蕴含之意。

    在以前那些年,李太玄与澹台岚尚在的时候,每一次裴昊见到李洛时,可都是笑容温和得犹如大哥哥一般,甚至还会费尽心思的给他带上诸多的礼物。

    只是,恐怕那时候,就连李太玄与澹台岚都未曾想到,这个对他们毕恭毕敬的弟子,当他们在失踪多年后,便是会显露出这般本性来吧。

    裴昊面带许些的笑意,他抬头注视着李洛,道:“许久不见,小洛真是长大了许多啊。”

    他言语忽然的顿了顿,皱眉认真的道:“只是为何脸色如此的惨白,头发也白了,看上去…倒是跟没几年要活了一样?”

试读结束


书名:重生之都市狂仙

作者:梦中笔丶

《重生之都市狂仙》小说试读

    那青年攸然色变,手掌以极快的速度摸向腰间,却被老者一个眼神制止住。他虽觉得这少年不简单,却并没有察觉到少年身上带有恶意,更何况,他对自己也颇有些自信,并非什么人都能够伤他。

    “你身上有伤?”

    秦轩走来的第一句话便让两人愣住,尤其是那青年,面色不由得有些发沉。

    哪怕是有老者阻止,他依旧压着怒气道:“注意你的措辞,不知道什么叫做尊老爱幼么?”

    尊老爱幼?

    秦轩有些好笑的望了一眼那青年,没有理会。

    在仙界青帝面前谈及尊老?那些修炼几十万年的老家伙又岂敢在他青帝面前谈及尊老二字?

    “你怎么知道?”反倒是那老者心头一震,颇有些不可思议的望向秦轩。

    他的伤势自己清楚,但放任各个省会医院都查不出来,还是他曾经的一位老友以古中医之术查出,眼前这少年居然一眼便能看出?

    老者记忆还算好,他清楚自己与这少年绝对是第一次见面。

    “看出来的!”秦轩淡笑着,轻描淡写道:“我能帮你治好你的伤势。”

    音落,秦轩便向老者伸出手掌,想要探查一番。

    “放肆!”

    青年当即色变,身旁这老者的身份之重,决不允许有丝毫意外。更何况眼前这少年更是可疑至极,当即便出手阻拦。

    “滚!”

    秦轩眼眸微顿,冷冷的瞥了一眼那青年,体内法力微震。

    霎那间,青年只感觉自己的手掌如同碰到的铁板,一股极为恐怖的反震之力让他后退数步,数年军武生涯所练习的力量仿佛消失了一样。

    “小毅!”老者出声,眼眸中闪过一抹精光,喝住那青年。

    小毅脸色难看到极点,手掌剧烈的疼痛让他的手臂都为之**着。唯有那老者清楚,眼前这少年并非普通人,不是小毅的身手可以对付的。

    此子,居然是习武之人?

    老者异常惊讶,看秦轩的年纪,也不过十七岁左右,容貌稚嫩,竟然随便一震就将小毅震开。

    “恐怕此子已经快要炼出内劲了吧?”老者不由得心头一震,如此年轻居然就即将炼出内劲,此子难不成是静水市某个世家的天才不成?

    秦轩继续将手掌伸向老者的手臂,缓缓将其手臂抬起,搭在其手腕的经脉处。举动之中仿佛充斥着一股毋庸置疑的霸道,根本不在乎老者是否愿意。

    青帝想杀之人,无人可挡。哪怕是想救之人,又岂是他人能够阻拦的?

    这是秦轩上万年养成的霸道,又怎会轻易改变。

    法力顺着经脉探寻一番,寻到老者暗伤的根基,不由得淡淡一笑。

    这老者虽也是修炼者,但体内的气感实在是太过微弱,与他体内的法力相比,不过是溪流与江河的差距。

    “你经脉有几处受损,所以导致运气不通,时常有刺痛感。甚至因经脉受损的缘故,导致肾脏内气血不同,常年累积,生出病痛。”秦轩淡淡道,法力微微一动,将那几处受损的经脉温养一番,道:“我已帮你简单处理一番,我在给你一张药方取药给我,我可帮你炼制些丹药,让你体内伤势完好如初。”

    “什么?”

    老者心头无比震骇,眼前这少年所言居然与他老友所言相差无几。唯一的区别是,眼前这青年居然有自信治愈,而自己那老友却只能暂开药方延缓伤痛。这是治标与治本的区别,哪怕以老者这等身份,也不由得难以相信。

    “你说的是真的?”

    “难不成我会骗你?”秦轩不答反问,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般。

    老者一时间不由得被秦轩的语气所震住,眼观这少年年纪不大,口气居然如此狂妄。但秦轩的表现却让他又有一丝信服,尤其是刚刚探入体内那深不可测的内劲。

    眼前这少年居然是一名内劲高手?

    深吸一口夜晚的凉风,老者拿下胸前有些老旧的钢笔,口中发出苍老的声音:“小毅,取纸张来!”

    “莫老,他很可能是骗子,您千万别相信他……”小毅十分焦急,就要从腰间拿枪出来。

    秦轩察觉到,有些惊讶。这老者身边的人居然配枪?看来这老者的身份的确有些不凡,不过那又如何?

    他仿佛视若未睹,反而露出一抹笑意,这样的问路人岂不是更好?

    “我让你取纸!”莫老回头,见到小毅这番举动,不由得一怒:“不允许对这位先生不敬。”

    小毅虽心有不甘,但还是立即转身快步走向湖外的奥迪。

    莫老凝视着秦轩,不论眼前这少年有多年轻,但刚刚探入体内的内劲却如此浑厚,一时间让他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语气带有一丝敬畏道:“敢问先生姓名?”

    “秦轩!”

    莫老思索一番,却发现这静水市并未有秦姓家族,不由得有些疑惑。

    很快,小毅便取来纸张,秦轩根据记忆写下一些普通的中药,虽只是凡草,但经由他炼制之后,痊愈这老者体内的伤势却也不是难事。

    “抓去草药后可再联系我。”秦轩思考一番后,他又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

    他还有事情想要询问这老者,好判断自己实力在地球的修炼者中占有什么水平。随后,秦轩便打算离开。

    “这个时间外面已无车辆,不如让老朽送先生一程如何?”莫老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出声道。

    “也可!”

    秦轩坦然受之,气定神闲的坐在老者原本的位置上。

    待秦轩离去后,莫老坐在车中望着秦轩稚嫩的背影,久久不能言语。此子年轻的可怕,居然已经是拥有内劲的武者,又并非静水市的世家弟子。

    他,究竟是什么人?

    “莫老,您何等身份,怎么能相信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小毅很是不解,他深知老者身份,跺一跺脚都足以让一省之地抖一抖的人物,居然如此对待这少年,亲自去送他回家,哪怕是一市之长也不值老者这般对待。

    莫老望着眼前这普通甚至有些老旧的居民楼,苍老的眼眸静静的看了一眼小毅,长叹道:“没想到我十年未归,这静水市居然会有如此人物,小毅,你要记住一句话。”

    “时人莫小池中水,浅处不妨有卧龙。”

试读结束

想要获取更多小说资源关注本站,10万本小说持续更新中。。。。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删除。
小说资源 » 3本经典小说推荐,免费小说资源TXT下载完本阅读

精品经典小说资源集合

立即获取 了解详情